400-000-8899 返回首页 联系我们

新闻资讯 NEWS

扎燕风筝,“我觉得这东西做不够、画不够”

时间:2021-05-08 来源:网络整理   浏览

原创 扎燕风筝,“我觉得这东西做不够、画不够” | 非遗大师系列访谈 NO.11

2021-04-07 10:34 来源:搜狐文化

原标题:扎燕风筝,“我觉得这东西做不够、画不够” | 非遗大师系列访谈 NO.11

“儿童散学归来早,忙趁东风放纸鸢。”

春和景明,清明前后正是放风筝的时候。北京的各大公园、广场甚至某些有空地的地铁口,都有人一早就将风筝放飞。而这些漂浮的风筝中,必然少不了扎燕风筝,它被称为“北京风筝中最为艳丽的一支”,承载了无数老北京人儿时的回忆。

不过扎燕风筝制作技艺非遗传承人杨利平小时候放的却不是扎燕风筝,而是自制的“屁帘儿”。

“谁家有旧的竹帘子我们把它弄出两根来,完了找张纸。一般也是偷着用纸,这本正中间有铁丝,给它掰开,抻下一张来,糊个屁帘儿就完了。”

杨利平第一次好好研究风筝还是成年后。当时他的单位效益不太好,因此常常在家带孩子。因为家离天坛近,他便带孩子去那里玩。看到总有人在那放风筝,于是他也在市场上买了俩风筝,结果有一个老起不来,这便有经验老道的人过来指导他。从那之后,他就经常去天坛放风筝,一来二去也跟天坛放风筝的人熟了,认识了姚中兴老师。

他在姚中兴那里看到了一个“宝贝”——台湾出版的《南鹞北鸢考工志》,当场就被震撼了,因为他从没见过,一个很普通的风筝竟能画得这么精美。回到家他便跟他爱人说起了这本书,他爱人要了书名、书号,没过几天就将其买了回来。拿到手后,杨利平就照着书中的说明开始临摹着做风筝。

一次偶然的机会,他在天坛碰到了这本书的作者,费保龄老师。于是他就去搭话,一来一去两人就熟了。那是在1996年。

到了2003年,费老师在工美行业协会评选大师,全国工艺美术大师,需要招收徒弟。费老和他打了一声招呼,他便说行,没问题,然后便从单位辞职了。而他,也是费保龄10余位徒弟中唯一提前退休,专职做风筝的那一个。“当时辞了职,便想着一直(把风筝)做下去。”杨利平说道。

但其实,杨利平并没有美术功底。他的本职是一名建筑工人,对绘画一窍不通。于是他便开始临摹,一点点琢磨。刚开始他整宿地画,爱人下午五点出去上夜班,他吃完饭就开始画。到第二天早上爱人从单位回到家里,他还在画。“没感觉时间有多快,一点一点就画过去了。”

这样的状态持续了一年多,“坐着就想干这个”。因为制作风筝,他的家里时常很乱,因为规整不了,尤其是在刮竹子的过程中,整个空间都很脏、很乱。还好当时他的爱人并没有太多怨言,让他能够心无旁骛地投身于扎燕风筝研究当中。

一入行,便是小二十年。但被问到“收徒”问题时,他却说自己技术还没学到家,谈不上收徒,只是教了不少人。对于越来越多的高楼建起,城市能够放风筝的空间越来越少这一现状,杨利平表示无奈,但他认为,风筝总还是有人放的。现在虽然放风筝的人少了,人们却以另一种形式接纳了风筝——将其作为装饰品摆放在家。

本期“非遗大师系列访谈”将邀请北京扎燕风筝制作技艺非遗传承人杨利平为我们讲述扎燕风筝的特别之处以及它所面临的现状及传承问题。

搜狐文化:扎燕风筝和普通风筝它最大的区别是什么?

杨利平:扎燕风筝以燕为主,在燕子上做文章,把它人格化了。所谓人格化就是把一个很普通的燕子给它做成了家族式,通过不同的比例制作男的、女的、夫妻、娃娃等6种尺寸。再用不同的画法把他们给串起来了,就跟讲故事似的。

展开全文

为什么是燕子?燕子可以说是南北方的一个纽带。每年开春,燕子肯定要从南方到北京来,

到北京做窝,秋天再返回南方。北京也有着这一得天独厚的条件,所以北京的风筝以燕闻名。

搜狐文化:燕子男女如何区分?

杨利平:通过比例区分。比如肥燕,1:7,它是一正方形,一头两腹一尾根。但是要描述女同志的情况,就不能是正方形,要瘦燕,1:10,一头一腹一尾根。身子如果是两公分,膀子就是20公分了。所以女同志被描成“窈窕淑女”。

扎燕风筝,“我觉得这东西做不够、画不够”

瘦燕 受访者供图

同时也可在画法上区分。男同志就是“胸似银瓶气度轩”。在描肥燕的时候,胸这块在画的时候,就像一个瓶子,显得特魁梧。

扎燕风筝,“我觉得这东西做不够、画不够”

肥燕 受访者供图

欢迎您走进织梦无忧精品模板站,我们将竭诚为您服务,美丽梦想在此启航!

Copyright © 2020 UWIN电竞美容美发化妆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站点地图
地址:广东省广州市番禺区金城国际大厦D座20D  咨询热线:13955669888